当前位置:主页 > 广西榨油机 >

学习有理 数字经济怎样健康发展?跟着有理君划重点

发布日期:2021-11-22 15:15   来源:未知   阅读:

  www.acb83.cn阿富汗南部的“中国医院”。数字经济蓬勃壮大、内涵和外延不断扩张,发展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一项包括产业形态、数据要素、技术创新、平台打造、制度建设在内的复杂工程。

  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不仅将发展数字经济提升到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战略高度,更饱含对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谆谆嘱托。

  前三点,是对数字经济本身未来发展的难点和重点的深度剖析,后两点,则是对引导、监管、规范、治理等保障体系提出要求。

  关键核心技术是尽快实现高水平自立自强,把发展数字自主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必杀技”。近年来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全球化带来巨大冲击后,中央层面多次强调,“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如何拼搏?靠的就是创新。

  一方面,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新型举国体制优势、超大市场规模优势。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为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和人类文明新形态提供了丰厚土壤。在基础研究、人才培养、基地建设、项目合作、资金支持等领域,依然需要“看得见的手”扶上马、送一程。

  另一方面,要激发各创新主体的内生动力。鼓励相关机构、企业、个人在数字技术基础研发和前沿研究上比学赶超,增强创新自信、营造创新氛围。为打破美国技术封锁,华为研究并发布鸿蒙系统,剑指万物互联;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旗下半导体公司平头哥正式发布旗下首颗Arm服务器芯片倚天710,以性能超业界标杆20%、能效比提升50%以上的绝对优势跃居王者。创新已经成为浙企的精神底色和发展本能,印证了民营经济、数字经济强省的强大实力。

  总书记强调,要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强战略布局,加快建设高速泛在、天地一体、云网融合、智能敏捷、绿色低碳、安全可控的智能化综合性数字信息基础设施,打通经济社会发展的信息“大动脉”。

  与传统基础设施相比,新型基础设施之“新”在于广泛运用新一轮科技革命成果,打破物理空间的局限,实现硬件设施与软件设施的有效连接、协同与升级,将赋予工业、农业、交通、能源、医疗、教育等行业更多新动能,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从根本上来讲,新基建要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才能真正发挥其价值。因此,要全面推进产业化、规模化应用,尤其是推动软件产业做大做强。

  浙江于2020年发布《浙江省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实施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万亿计划,并将新基建作为“十四五”期间发展重点,全面布局5G网络、云数据中心、物联网、人工智能平台、“城市大脑”等建设,让数据畅通区域经济血脉、融入社会发展肌理。

  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是财富创造的根本源泉,是国家强盛的重要支柱。在中央号召下,发展数字经济正成为众多省份的共同行动,但由于数字化信息化基础薄弱、认识和经验不足、发展急功近利等原因,部分地方面临数字经济“脱实向虚”甚至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非此即彼的风险。

  总书记在强调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时,首先提出推动制造业、服务业、农业等产业数字化,利用互联网新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链条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这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数字经济要真“旺”,不能燃“虚火”。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相互促进、协同发展、缺一不可。唯有立足地方发展实际和现实需求,正确认识到数字化转型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认识到实体经济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石,才能真正发挥数字技术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

  浙江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推动传统产业尤其是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早在2003年,习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就提出数字浙江是全面推进我省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的基础性工程。2017年底,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来抓,深化数字浙江建设。进入“十四五”,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持“腾笼换鸟、凤凰涅槃”,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快建设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

  把握数字经济发展趋势和规律,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是此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主题和落脚点。

  无论是关键核心技术、新型基础设施的开拓,还是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数字产业的谋篇布局,一个健康的、积极的、稳定的发展环境,既是前提也是保障。

  数字经济的强渗透性、共享性、多元性是一把双刃剑。数字经济发展到一定体量,部分行业和领域野蛮生长、市场垄断、恶性竞争等问题逐渐暴露。往远看,共享单车坟场暴露了共享经济资本无序扩张之殇;往近看,个别平台经济企业缺乏社会责任感和市场担当精神,出卖或泄露用户信息、“大数据杀熟”、强制用户“二选一”等现象时有发生,严重损害商家和消费者合法权益,不利于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

  总书记强调,要规范数字经济发展,坚持促进发展和监管规范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要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健全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完善体制机制,提高我国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近年来,《个人信息保护法》出台,中央到地方促进互联网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新政相继发布,足见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模式由“先发展后规范”向“边发展边规范”转型的决心和力度。接下来,就要加快汇集主管部门、监管机构、行业组织、企业、社会公众等各方合力,将硬监管、强治理落地落实。

  当前,浙江数字化溢出效应明显,数字经济立法、数字经济监管、数字经济治理走在全国前列。深切把握习总书记关于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论述,以数字化改革为总抓手,进一步厚植数字经济营商环境优势,既满足自身发展需要,又彰显奋力打造“重要窗口”、争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题中应有之义。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7004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4076

  数字经济蓬勃壮大、内涵和外延不断扩张,发展数字经济已经成为一项包括产业形态、数据要素、技术创新、平台打造、制度建设在内的复杂工程。

  习总书记的重要讲话,不仅将发展数字经济提升到统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战略高度,更饱含对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谆谆嘱托。

  前三点,是对数字经济本身未来发展的难点和重点的深度剖析,后两点,则是对引导、监管、规范、治理等保障体系提出要求。

  关键核心技术是尽快实现高水平自立自强,把发展数字自主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必杀技”。近年来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给经济全球化带来巨大冲击后,中央层面多次强调,“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如何拼搏?靠的就是创新。

  一方面,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新型举国体制优势、超大市场规模优势。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巨大成就,为中国式现代化新道路和人类文明新形态提供了丰厚土壤。在基础研究、人才培养、基地建设、项目合作、资金支持等领域,依然需要“看得见的手”扶上马、送一程。

  另一方面,要激发各创新主体的内生动力。鼓励相关机构、企业、个人在数字技术基础研发和前沿研究上比学赶超,增强创新自信、营造创新氛围。为打破美国技术封锁,华为研究并发布鸿蒙系统,剑指万物互联;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旗下半导体公司平头哥正式发布旗下首颗Arm服务器芯片倚天710,以性能超业界标杆20%、能效比提升50%以上的绝对优势跃居王者。创新已经成为浙企的精神底色和发展本能,印证了民营经济、数字经济强省的强大实力。

  总书记强调,要加快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强战略布局,加快建设高速泛在、天地一体、云网融合、智能敏捷、绿色低碳、安全可控的智能化综合性数字信息基础设施,打通经济社会发展的信息“大动脉”。

  与传统基础设施相比,新型基础设施之“新”在于广泛运用新一轮科技革命成果,打破物理空间的局限,实现硬件设施与软件设施的有效连接、协同与升级,将赋予工业、农业、交通、能源、医疗、教育等行业更多新动能,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从根本上来讲,新基建要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才能真正发挥其价值。因此,要全面推进产业化、规模化应用,尤其是推动软件产业做大做强。

  浙江于2020年发布《浙江省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实施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万亿计划,并将新基建作为“十四五”期间发展重点,全面布局5G网络、云数据中心、物联网、人工智能平台、“城市大脑”等建设,让数据畅通区域经济血脉、融入社会发展肌理。

  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是财富创造的根本源泉,是国家强盛的重要支柱。在中央号召下,发展数字经济正成为众多省份的共同行动,但由于数字化信息化基础薄弱、认识和经验不足、发展急功近利等原因,部分地方面临数字经济“脱实向虚”甚至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非此即彼的风险。

  总书记在强调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时,首先提出推动制造业、服务业、农业等产业数字化,利用互联网新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链条的改造,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这为我们敲响了警钟:数字经济要真“旺”,不能燃“虚火”。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相互促进、协同发展、缺一不可。唯有立足地方发展实际和现实需求,正确认识到数字化转型是实体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认识到实体经济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石,才能真正发挥数字技术对经济发展的放大、叠加、倍增作用。

  浙江在全国范围内率先推动传统产业尤其是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早在2003年,习同志在浙江工作期间,就提出数字浙江是全面推进我省国民经济和社会信息化、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的基础性工程。2017年底,省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把数字经济作为“一号工程”来抓,深化数字浙江建设。进入“十四五”,坚持把发展经济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坚持“腾笼换鸟、凤凰涅槃”,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加快建设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

  把握数字经济发展趋势和规律,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是此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主题和落脚点。

  无论是关键核心技术、新型基础设施的开拓,还是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数字产业的谋篇布局,一个健康的、积极的、稳定的发展环境,既是前提也是保障。

  数字经济的强渗透性、共享性、多元性是一把双刃剑。数字经济发展到一定体量,部分行业和领域野蛮生长、市场垄断、恶性竞争等问题逐渐暴露。往远看,共享单车坟场暴露了共享经济资本无序扩张之殇;往近看,个别平台经济企业缺乏社会责任感和市场担当精神,出卖或泄露用户信息、“大数据杀熟”、强制用户“二选一”等现象时有发生,严重损害商家和消费者合法权益,不利于数字经济可持续发展。

  总书记强调,要规范数字经济发展,坚持促进发展和监管规范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发展中规范、在规范中发展;要完善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健全法律法规和政策制度,完善体制机制,提高我国数字经济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近年来,《个人信息保护法》出台,中央到地方促进互联网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和新政相继发布,足见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模式由“先发展后规范”向“边发展边规范”转型的决心和力度。接下来,就要加快汇集主管部门、监管机构、行业组织、企业、社会公众等各方合力,将硬监管、强治理落地落实。

  当前,浙江数字化溢出效应明显,数字经济立法、数字经济监管、数字经济治理走在全国前列。深切把握习总书记关于数字经济健康发展的重要论述,以数字化改革为总抓手,进一步厚植数字经济营商环境优势,既满足自身发展需要,又彰显奋力打造“重要窗口”、争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先行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题中应有之义。